获奖作品

《等候》

浏览次数:1200次发布日期:2020-07-24

南京市宁海中学            王稚纯 


去年底,奶奶来南京住院,可是年龄偏大,不能做手术。在医院呆了一周,就回老家了。过年我们回去,奶奶站立都有些困难了。

是之前我没注意吗?奶奶明显苍老了。年龄缩入了她的眼角、藏进了她的额头,岁月沉积在奶奶的手指脚掌,变成了皲裂的皮肤与老茧。奶奶穿着厚厚的棉衣,倚靠在床上。爸爸和伯伯们装作轻松地劝她:“小毛病,医生说了,需要调理,回家养养就好了。”她总沉默着,或是沉默着流泪,吓得儿女们拥上去劝。大姑、大伯、二伯、爸爸,小姑全坐在床头,打叠起百样地耐心去哄一个脆弱的老人。奶奶是痛苦的还是幸福的?我不知道,但遇上这样的日子,她总会硬撑着多吃几口饭。

如果不是新冠病毒和身体不适,奶奶的快乐将在新年达到顶峰,毕竟儿孙满堂是她老人家毕生最大的骄傲。新年上门拜年的一张张笑脸与一声声祝福,把她脸上的哀愁晕染成幸福。

也许是抵触新冠吧,她拒绝看《新闻联播》,独自躲在房里。“全国累计疑似病例2684例,确诊病例1975例,累计死亡病例56例……”女主播的语速快而有力,波澜不惊的播音腔里罕见地带了焦急。很显然,疫情日益严重了,奶奶家里也冷清了。

年初二傍晚,奶奶的屋里忽地起了动静,奶奶讲话声音隐约传来。我从楼上下来,担心地问爷爷,他说:“她挨家挨户地打电话呢,不让他们过来拜年。”“不要来,不要来。外面人多,太危险,我不要你们来……”房里传来奶奶的声音,她的语气是那样坚决,她的态度是那样明确,可是,她却舍不得挂断任何一通电话,一直趴在电话机边絮叨着。

因新冠病毒,我们一家呆在老家得时间最长,那几天奶奶的心情始终很好,没有再动辄流泪。妈妈每天就着奶奶的胃口,变着花样做饭,奶奶的身体恢复了很多。经常早饭后奶奶就出来晒太阳,指挥我们在菜园挖菜,暖阳下边聊边摘菜,院子里又有了笑声。

大年初十,爸爸单位通知要上班了,我们一家只得返回了南京。奶奶又变回了那个电话里的奶奶,那个报喜不报忧的奶奶,那个把“你们不要操心我”挂在口头的奶奶,也是那个,过着和电话里截然不同的生活的奶奶。电话里的奶奶会夸赞家里的年货:“饼干和奶是你三爷爷送的,你二叔送来了糖果跟酒。你二伯真是的,进口东西贵得很,叫他不要送非送……”;电话里的奶奶会高兴地说,今天大孙子又来看我了,昨天外孙女带了东西回来……可是电话线那头的现实,往往没有粉饰的那么美好。隔三岔五,才有叔伯上门,也不过是说几句便匆匆离去。至于孙辈拜访,那更没有她夸张得“又”来之说,纵是去了,也总低头玩手机,待上一会,便又离开了。一天的大多数时候,奶奶都独自坐在门外,目光眺望着屋前空无一人的小路。从旭日东升坐到日落西沉。奶奶的眼中映满了霞光,可是她眼里并没有光。蜷缩在屋檐下,被笼在夕阳里的奶奶,被思念镀成了金色。

我忽然想起有个因为武汉封城,家人都不在身边,由于无人照顾,最终病逝在家中的老爷爷。他病中的渴望,也是奶奶的渴望吗?其他遍布全国各地的空巢老人,奶奶的思念也是他们的思念吗?

南京宁海中学高一(9)班   王稚纯)

Copyright ©2011 全国作文大赛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07166号

联系电话: 400-607-0304 24小时咨询热线:13522223733 电子邮箱:qgzwds@126.com

公司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北太平庄路27号 邮政编码:100082 技术支持:宽维网络